你的位置: > 百盛娱乐 > 实在的五四面貌

实在的五四面貌

admin 发布于 2017-01-26 09:56

一,五四人物


(一)爱国学生也害国
当时的学生无疑是存在爱国情怀的,但是爱国情怀仅仅是主观的货色,具备爱国情怀不等于实际行为都保护了国家。事实上,五四学生的有些行为对国家的迫害是很大的。比喻说火烧赵家楼就是对国家的极大损害,学生还烧过商店、商铺。销毁民用建造是历史上的流寇们最爱干的事。东汉的大学生刘陶、北宋的大学生陈东、晚清的大学生康有为都领导过请愿,都没有干过打人纵火一类的事情。五四学生的暴力行为不仅在物资层面上危害了国家,更在精力层面伤害了国家。请愿者放火是对政治道德的推翻,是对法治精神的破坏,是对政治迷信的损坏,是对民主原理的破坏。
所以说,爱国学生也害国。


(二)卖国政府未卖国

都说五四请愿是因政府卖国引起的,都说当时的政府是卖国政府。然而在事实上,五四时代的中国政府并没有卖国。不仅如此,全部北洋政府实在都没有卖过国。台湾是清政府卖掉的,蒙古是蒋介石卖掉的,( 格主加注,没有人愿意卖国,都是出于情势比人强的被迫 ; 除了岩里国贼 ) 。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大片国土是毛泽东扔掉的,日本应当向中国支付的巨额战役赔款是周恩来做人情拒绝掉的。(格主加注,此说不准确,请看 8楼. reaizuguo 的阐明) 。五四时期的政府不仅没有卖国,而且很爱国,有两个表示∶一是爱领土,二是爱公民。因为爱国土,而拒绝在不平等条约上签字。这是鸦片战斗以来的第一次。

敢在不等同条约面前谢绝签字,是由于政府乐意依靠民众,至少是违心听取民众的呼声。在是否签订不同等公约的问题上与民众合作,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。

6月24日,北京政府通电各省∶“如保留实难办到,只能签字,┅┅熟权力弊,再四思维,如竟不签字,则嗣后挽救惟难。”真是难得的政治透明度。

有一份材料这样记录∶6月28日,晚8点左右,徐世昌请请愿代表进总统府对话。面对代表们的动摇和激情,徐世昌说∶“政府当然接┅┅接受民心,不┅┅不签字就是了。你们好好回去安心读书吧!”代表们立即说∶“大总统既然许可拒绝签字,请即时拟好电文拍发出去。我们回去也好向同胞交待。”“徐世昌万分无奈,不得不令秘书当场拟好电文,拍往巴黎,令缺席跟会的中国代表顾维钧、王正廷拒绝签署巴黎和约。”徐世昌总统在难堪之中,与请愿民众零间隔接触,倾听请愿民众的意见,痛下信心允许“不签字”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(三)反动军警不反动

6月5日晚,“北大三院方面军警的帐幕在深夜三更便悄悄地撤走了,当时拘禁在里面的学生还不肯出来,因为他们一出来要减少了天津及上海方面的缓和空气。到了第二天,步兵统领衙门和员警所却派人来道歉,他们才肯出来。还有拘禁在员警所和步兵衙门里面的,他们请他们出来,而却不肯,当前准备了汽车和爆竹送他们出狱,仍是不肯。最后一个总务处长连连向他们作揖说∶"‘各位先生已经成名了,赶紧上车吧!’” 世界上有这样的反动军警吗?

再看产生在武汉的故事∶ “闻文华于戳伤学生时,当场将四署巡警抓去二人,捆?校内,经许家棚署长再四请求服礼,始行开释。文华学生被捕二人,致冲动学生公?,全部将四署缭绕,勒令放回,许署长见势赶快释放,一再赔礼,各生始散。” 这样的军警反动吗?

再看看山东,12月,济南军警打伤学生,老师宣布将要罢教,“反动当局迫于局势,不得不予闹事职员以处罚,给学生丧失以一定抵偿。”快到达当初美国的水准了,也能叫反动当局?


(四)大学校长不负责

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,5月8日向教诲部递交辞呈。教育部尚将来得及研究, 5月9日晨,他便离京出奔。给北巨匠生留了个便条,说∶“我倦矣!‘杀君马者道旁儿。'‘民亦劳止,汔可小休'。我欲小休矣!北京大学校长之职,已正式辞去;其余向有关联之各学校、各集会,自五月九日起,所有脱离关系。特此申明,惟知我者谅之。”

在蔡元培的影响下,大略11日,教导总长傅增湘未获同意辞职离岗。13日,大学校长联名递交辞呈。医专校长汤尔和、工专校长洪熔,未获批准,在递交辞呈确当天,即离京赴津。

大学校长当然有权辞职,然而,辞呈尚未得到批准就急匆仓促忙离校出奔,这不合法律原理,不合政治道德,古今中外未见先例。孔子、秦?、朱熹都当过大学校长,他们干过这种事件吗?

未经批准就辞职,这是不负义务,这是擅离任守。这样的大学校长能教出好学生来吗?五四之后,中国的苦难更加深重,从这里也可能看到一部分起因。


(五)文学巨头少文采

五四时期,文学家占据了政治舞台,这本身就是一件不畸形的事件。更具讥讽象征的是,领导运动的文学家们其实也没有什么文采。

胡适的《文学改良之雏议》,切实?瘪的厉害,一点文采也没有。胡适后来发表的《四十自述》文笔很乏味。鲁迅的文章更是病句多多。

文采过多当然也不好,然而一点文采不要,恐怕也不是好事。不讲文采的民族必定走向庸俗和腐化。


(六)思维领袖少思惟

李大钊、陈独秀、蔡元培等人在五四时期发表的文章,基本上都是一些口号,什么“布尔什维主义的成功”,什么“试看未来的环球,必是赤旗的世界”,什么“打倒旧文化”,什么“劳工神圣”,等等,没有什么思想,没有多少实践深度。他们对世界历史、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和发展道路根本没有做当真思考,仅仅从本国人那里引进一些时兴的口号,就打算领导中国的社会发展。

袁伟时说得好:“新文明运动的首脑大都是人文学者,既对古代政治理论缺乏全面体系的理解,亦缺驾?实际政治奋斗的教训。因此,在他们的‘奇特意见’中,把‘民众运动’的作用估量过高,不恰当地贬斥了政党政治的作用。陈独秀则走得更远,把破宪、政党、议员、法律一律否认。




二、五四的教训与宪政途径

假如五四是追求宪政的,中国当时就有可能实现宪政。当时的政府对大众是很平和的,是乐意倾听民众看法的。部队中一些将领对民众也是开明的,吴佩孚还发表通电,主意对学生要广大处置。中外“反动权势”基本就不弹压民主诉求的动向跟举动。更重要的是,当时已经确破了舆论、出版自由,游行、示威自由,聚会、结社甚至组织政党的自在,如果五四活动的首领团体和骨干力量真心诚意地恳求实现民主宪政,是会取得极大成果的。

遗憾的是,五四运动的主力仅仅空喊民主口号,没有提出任何详细的民主诉求,比如改进民生,元首直选,改选国会,扩展选举权范畴,公正选举,裁减军队,军队国度化,保障司法独立,行政公然,严厉财政程序,等等,一个也没有提出。不仅如斯,他们的民主口号也仅仅装在手电筒里,只用来批判断人,不用来要求自己,在自己内部没有任何民主模范行动。

更有甚者,他们歪曲事实,栽赃打救,挑唆是非,鼓动暴力,这样,运动的发展就与他们高喊的民主口号南?北?,相去十万八千里了。

中国政府明明愿意倾听民众的意见,陈独秀却根本否定“巴黎和会”和海内的南北和谈,说“两个和会都无用”,并于5月26日在《每周评论》第 23号上发表文章(即《山东问题与国民觉醒》),号令“用强力”“打倒”当时的军阀政府。在五四运动的全进程中,核心政府一枪未发,一人未杀,你陈独秀有什么理由要“用强力”打倒政府?是的,国民有暴力革命的权利。但是,在政府愿意妥协、愿意改革的前提下,国民就自然失去了暴力革命的权利。陈独秀是何等聪慧之人,这样的情理也不懂吗?是伪装不懂还是见利忘义?

实现民主宪政的历史过程没有完结,面对未来,我们必须记取五四运动沈痛的历史教训。

第一,文学家不能引导政治运动。文学家的特色是想像力丰盛,毛病是容易用想像取代事实。文学家参加人民运动,能够活泼氛围,鼓励士气,是完整可以的,但是文学家领导干部运动则会用想像代替事实,制定出分歧事实的目的、纲要以及计画,导致运动失败甚至完全走向反面。

当时明明有言论、出版、集会、结社、游行、示威的自由,有办报纸和组建政党的自由,鲁迅却说当时的社会是“铁屋子不透气”。明明没有王敬轩这个人,钱玄同、刘半农等人却能捏造出一个王敬轩,并煞有介事地声讨批评反动文人王敬轩。你们说,这样的文学家怎能领到大众运动吗?

第二,用意推动民主宪政的人,自己必须首先按照民主宪政的规则办事,要求政府做到的,自己必需首先做到。比方,你要求政府不要以言治罪,那么你自己首先要能宽容不批准见,不要一听到批驳就骂娘甚至动拳头;你要求政府不要腐朽,你自己首先就不能搞腐烂;你要求政府依法办事,你自己首先要依法办事;你要求政府向民众妥协,那你自己首先应当学会妥协;你要求政府不要搞冤假错案,你自己首先要做到不搞冤假错案,不冤屈任何人(包括政府)。也就是说,不能将民主宪政装在手电筒里,只照别人,不照本人。只有咱们大家都废弃手电筒主义,社会才会提高,民主才华上轨道。

第三,遇到开明的、愿动向民众让步的政府,应该努力配合,不要拆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以上节录自 刘大生 先生 , 2007年5月21日晚 , 在河海大学 学术讲演厅的报告 。
个人感想 : 五四运动 无疑是划时期的思想里程碑 ; 其正面精神,在于书生报国,也就是传统中国常识分子「以天下为已任」的襟怀 。而其流毒,正如上述种种 ; 更有甚者,因赶搭现代化快车,很多五四份子,不兢兢业业 耐心的中体西用,作纵横两向的宏观整合;只求速成的横向移植,而肤浅的 , 要把汉字拉丁化,打倒孔家店....等等,诸多偏激盲动,想从基础上否定自己 。历史长河中,辉煌残暴,大部份的时光,文化四邻,德服诸藩 , 唯一未曾中止的数千年古文化中国,只因为百年来的 家道中落,就被一些 少文采,缺思维的不肖子孙胡整瞎搞 ; 岂但替后来的中华文化浩劫「文革」,开了先河;也造成直到现在,两岸中华子孙,仍挥之不去的文化自卑感。
个人才疏学浅,思虑定有不周,尚有待进步赐教斧正。
上一篇:如何为“高危运动”选保险 下一篇:没有了